异形灯厂家

南王科技IPO:信披数据多处矛盾、产量数据或存疑点

  创业板上市委2022年第50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显示,福建南王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王科技或发行人)符合首发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根据申报材料,南王科技此次IPO拟发行不超过4878.00万股新股,募资62680.01万元分别用于“年产22.47亿个绿色环保纸制品智能工厂建设项目”“纸制品包装生产及销售项目”。

  然而,作为曾在股转系统挂牌企业,结合公开信息,南王科技申报材料信息尚存在若干矛盾和疑点之处。

  申报稿中南王科技披露,2018年对前三大客户必胜食品、华莱士、KARIOUTCOMPANYD的销售额分别为13200.60万元、8037.54万元、3051.20万元,占发行人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25.71%、15.66%、5.94%。2019年对第二、第三大客户华莱士和东京艺术(指日本东京艺术株式会社,TOKYOARTCO.LTD)的销售额分别为10547.84万元、4396.19万元,占发行人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15.25%、6.36%。而股转系统发行人2018年报则显示,该年度对必胜食品、华莱士、KARIOUTCOMPANYD的销售额分别为13303.59万元、8048.21万元、3060.12万元,占发行人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25.91%、15.68%、5.96%。同样股转系统披露,2019年对第二、第三大客户华莱士和东京艺术(指日本东京艺术株式会社,TOKYOARTCO.LTD)的销售额分别为9696.19万元、4303.17万元,占发行人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14.02%、6.22%。

  更为甚者,南王科技申报稿披露2018年第五大客户为特步,该年度对特步的销售额为2069.91万元;而股转系统显示其2018年第五大客户为东莞市以纯集团有限公司,该年度发行人对其产生的销售额为1449.93万元。

  主要供应商信息数据也是如此。南王科技申报稿所披露2018年对第一、二名供应商金光纸业、格林包装的采购额分别比股转系统信息多出529.03万元、79.96万元;所披露2019对第一、第三名供应商太阳纸业、企业文化就是老板文化这说法对吗?有道理从,玖龙纸业的采购额分别比股转系统信息数据多出891.23万元、262.32万元。

  此外,太阳纸业作为申报稿中2018年度排名第三的供应商,股转系统信息该企业则名列第五,所披露采购额也相差803.98万元;珠海红塔作为申报稿中2019年度排名第四的供应商,发行人当期对其采购额为2791.04万元,该金额比股转系统所披露对第五名供应商的采购额尚多出897.71万元,但并未进入股转系统2019年度前五名供应商名单;申报稿中2019年度排名第五的供应商金光纸业,股转系统则排名为第四,对其采购额也由2615.39万元变为了3247.55万元。

  频频出现的矛盾信息,难免让人质疑南王科技申报材料的可信度和企业的内控管理机制。

  南王科技申报稿中披露,其2019年度环保纸袋的产能为58766.40万个、产量为55202.55万个;食品包装的产能为337067.28万个、产量为318197.64万个。以此计算2019年度环保纸袋产能利用率达93.94%,食品包装产能利用率达94.40%。

  2021年2月8日惠安县政府网站关于南王科技“年产22.47亿个绿色环保纸制品智能工厂建设项目”的环评报告内容显示,该项目将在发行人公司北厂区实施,批复前发行人南厂区经过2011年、2016年、2019年2020年5次项目申报批复后纸袋生产包装规模为9.54亿个/年,食品包装制品(纸盒、纸垫、纸袋、纸杯、包装纸等)生产规模为21.25亿个/年。需要注意的是,据泉州市惠安生态环境局2022年公示的“年产30亿个食品包装制品项目”的公告内容,发行人2020年申报的“扩建加工纸制包装袋5.04亿个/年项目”已作废。也就是说截至2020年末,发行人本部产能中,除食品包装制品规模为21.25亿个/年外,纸袋生产包装规模或只有4.5亿个/年。

  此外,关于发行人2019年合并财务报表的公司中,南王包装(马来西亚)有限公司2019年6月刚设立;湖北南王环保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10月刚设立;香河南王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为2019年9月以685万元收购。除此之外,成立于2018年11月21日的安徽南王环保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2月获批建设项目为“年产2.4亿只环保购物袋生产线日的唐山南王环保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5月获批项目为“年加工12亿个食品包装用品、200吨冰淇淋新建工程项目”。

  但股转系统发行人2019年报同时披露,2019年度营收较上年度增加17822.96万元的主要原因为:南王本部2019年收入增加15781万元,子公司珠海中粤(珠海市中粤纸杯容器有限公司)收入增加3000万元。也就是说,南王科技2019年合并财务报表的公司中,除珠海中粤外,其余5家公司2019年并未为发行人带来明显的营收效益。

  进一步检索,珠海中粤2020年最后一次项目批复报告为《珠海市中粤纸杯容器有限公司扩建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该项目环评内容显示,扩建前其产能为“年产PE淋膜纸杯5亿只”。若将珠海中粤项目批复前产能一并计入发行人2019年度产能,则南王科技2019年度食品包装制品产能规模约为26.25亿个/年,纸袋生产包装规模约为4.5亿个/年。该数据比发行人申报稿所披露2019年度环保纸袋产量约少出1.02亿只,比所披露食品包装产量约少出5.57亿只。

  对于发行人2019年度产量与产能间或可能存在巨大差异的疑点,南王科技未予回应。

  关联企业华莱士(指福建省华莱士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及其下属企业)同时为南王科技各期主要客户之一。申报材料显示,2018年和2021年度,南王科技向关联方华莱士销售食品包装及环保纸袋的金额分别8037.54万元、10547.84万元、13549.29万元、18790.26万元,占发行人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15.66%、15.25%、15.97%、15.72%。

  而华莱士作为股转系统挂牌企业,其2019年至2021年年报披露,各期对南王科技的采购额分别为9432.40万元、13352.91万元、16967.63万元。显然南王科技作为销售方所披露数据比采购方披露的数据同期分别多出1115.44万元、196.38万元、1822.63万元。更为可疑的是,南王科技披露2018年对华莱士的销售额为8037.54万元,该金额比华莱士所披露当期对第四大供应商的采购额还多出706.25万元,但并没有进入华莱士2018年度前五大供应商名单。

  辉荣化工(指中山市辉荣化工有限公司,永辉化工之全资子公司)作为南王科技另一关联企业,申报稿披露2018年和2019年度,南王科技向辉荣化工采购色浆及调油墨的金额分别为299.82万元、408.50万元,交易金额占发行人当期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0.79%、0.80%。

  而股转系统发行人2018年及2019年报内容显示,2018年度发行人向辉荣化工的采购金额为288.06万元。

  除关联双方各自披露采销金额的巨大差异外,关于2018年对辉荣化工关联采购金额数据的不同,是否说明发行人在股转系统挂牌期间披露信息尚存在“关联交易未关联”的情形澳门六彩资料网站管家婆。南王科技也未回应。

  2019年至2021年度,南王科技营收分别为69141.08万元、84821.12万元、119535.55万元,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6.91%、21.06%和19.14%,研发费用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2.88%、2.91%、2.51%。在研发投入占比整体较低的情况下,作为从事纸制品包装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若原纸纸浆价格再度上涨,下游客户门店数量持续缩减,南王科技未来不排除成本再次上升和销售业绩下降的风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