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

深入推进社区治理创新

  · 萨摩耶云转型的成功与隐忧,作者: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文史部教授 徐平、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 包路芳

  习同志强调,要深入推进社区治理创新,构建富有活力和效率的新型基层社会治理体系。社区是社会治理的基本单元,社区治理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社会和谐稳定,构建新型基层社会治理体系需要各方联动、持续创新。四川省大邑县以打造“无讼社区”为目标,统筹行政、司法、社会、公众等多方力量,自治、法治、德治以及智治融合发力,努力探索社区治理新路子。

  构建多元纠纷调解机制。改革由问题倒逼而产生,又在不断解决问题中深化。强化问题意识、坚持改革创新,是破解社区治理难题的一大利器。大邑县以诉源治理为切入点,积极探索“无讼社区”建设,努力破解当地法院“案多人少”难题。通过先试点示范、再逐步推广的方式,在社区初步形成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的综合性调解平台,即整合人民调解、律师调解、公证调解、劳动仲裁调解、法院调解等多方力量,吸纳公调对接、访调对接、消调对接、旅调对接、医调对接等,构建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三道防线年,通过综合性调解平台调解案件5302件,受到社区群众好评。

  引导群众参与社区治理。构建富有活力和效率的新型基层社会治理体系,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秉持共建共治共享理念,依法有序引导群众参与社区治理。大邑县引导社区制定“无讼公约”,开展公约全民征集活动,民主协商和确定公约内容,以简明易懂的方式,在社区居民中宣传普及矛盾纠纷化解理念和方法。一方面,大力倡导“和为贵”理念,将崇德尚法、明礼诚信、热心公益的新乡贤纳入人民调解员队伍,发挥其垂范一方的德治作用,引导社区居民讲法理、讲道理、讲情理,共同遵守“无讼公约”,力求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实现矛盾纠纷就地化解。另一方面,成立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培训学校,为人民调解员、网格员等提供业务培训,提升人民调解员队伍整体素质,推动居民更好发挥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督作用,实现家庭和睦、邻里和谐,形成良法善治、德法兼济的社区治理新格局。2018年,大邑县法院受理刑事案件同比下降29.62%,民事案件同比下降14.29%,诉讼案件调解率达到63.58%。社区日益祥和安宁,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明显增强。

  搭建信息资源共享平台。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智能化服务平台成为提高社区治理效率、增强社区服务供给能力的有效载体。大邑县采用“互联网+社区”治理模式,搭建信息资源共享平台,打造高质高效的社区治理共同体,为建设平安社区提供有力保障。建设和依托“雪亮工程”,通过一键报警系统,建立大数据和制度化研判机制,定时分析、通报、推送预警信息,把矛盾和问题化解于萌芽状态,防患于未然,大大降低了刑事案件发生率。同时,建立社区治理志愿者队伍,充分发动社区居民,形成人人参与、服务人人的社会治安和服务网络。如果遇到纠纷,社区居民还可以通过网络平台预约服务,确保政府各职能部门调解工作下沉至基层社区,做到“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路”。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实施,能够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对于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只有坚持系统观念,才能抓住正确理解意识形态整体性问题的方法,才能对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意识形态诸要素及其结构和功能进行系统性认识。

  延续人居环境治理成果,不仅要解决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还要有利于因地制宜建立健全这项工作的长效机制,激发村庄和农户的内生动力,满足农村居民对美好环境日益增长的需求。

  在疫情防控期间,我国通过实施有效的疫情管控措施,率先在经济上实现复苏。与此同时,一系列超常规政策的出台也为经济复苏提供了重要的外部力量。

  “十四五”时期,交通运输行业要立足新发展阶段,以加快建设交通强国为目标,推动交通高质量发展,大力推进交通运输的一体化、数字化、绿色化发展。

  通过对标高标准的数字贸易规则,一方面可以为中国数字贸易发展提供新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也为中国参与数字贸易国际规则的制定,并在规则制定中把握主动权和线

  新的时代背景下,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工作,形成客观性认识、本质性理解与自觉性认同是提升中国价值观念国际认同度的必然逻辑。626969澳门免费资料大全